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台上老师台下骚
台上老师台下骚
那是一个非常炎热的夏日,市一中古朴的校园内微风徐徐吹过,道路两旁挺拔的杨树不由得发出沙沙的响声,将整个校园映衬的愈发宁静起来。


  伍申所在的一班教室内,各任课教师正逐个粉墨登场,用自己特有的方式作着自我介绍。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等轮到教英语的老师上台时,整个班级忽然变得鸦雀无声,之前闹得最欢的几个男生,纷纷涨红了脸像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鸭似的,瞪着眼张着嘴却发不出声来。


  台上站着的英语老师名叫许玮,今年刚刚二十四岁,毕业于省内某知名大学外语系,因在校期间成绩极为优秀,刚毕业就被本市一中特聘入校,成为了本校教师团队里最耀眼的那一抹色彩。


  许玮的身高大概一米七左右,身材却已经不能单单用完美来形容了,简直就是完美中的完美。


  修长而丰润的美腿,浑圆而挺翘的蜜臀,纤细而平坦的蛮腰,丰满而挺拔的酥胸,黄金比例分割下的曲线,堪称上帝手中的杰作,魔鬼欲望的化身。


  一条平平常常的水蓝色紧身牛仔裤,一件普普通通的贴身白色职业短衫,穿在许玮的身上,却美的那么动魄惊心撩人心弦。


  更不要说黑色的细跟凉鞋包裹下,一对柔美精致的玉足白如瑞雪巧若玲珑。


  讲台上,许玮用白色的粉笔在黑板上快速的写下自己的姓名,随后转过身聘聘婷婷的走下讲台,面带着笑容一步一步走到学生们中央,用尽量简单易懂的英文口语来介绍着自己。


  然而虽然许玮的英文发音清晰明快,嗓音更是清脆动人,但是在场大部分学生的注意力,还是被她更美妙的肢体语言所吸引。


  无论是她那随着步伐不断左右摇摆的浑圆蜜臀,还是她那每次迈步都颤颤巍巍波荡起伏的两团丰润,都彷佛是冥冥之中无声的召唤。


  她那凹凸有致的完美胴体,犹如吞噬万物的黑洞般,疯狂拉扯着教室内所有人灼热的视线。


  甚至于就在四年前她刚刚进入大学后不久,便沦陷在了某位大四学长的疯狂追求下,而后更是在两人刚刚交往半个月,就突破了男女之间的隔膜献出了自己的贞洁。


  从那之后,在那位学长的引诱下,许玮曾一度沉迷在男欢女爱之中几乎无法自拔,爱欲最炽时更是干下过许多刺激荒唐的事情,那段难忘的时光即便是现在想起,仍会让已为人妻的许玮面红耳赤浑身燥热不已。


  然而好景不长,几个月过后那位风流学长毕业离校,渐渐断了和许玮之间的联络。


  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许玮和现在的老公相遇了。


  说实话许玮的丈夫和那位风流学长简直是两个极端,许玮曾一度沉迷于风流学长给予的爱欲,却几乎不能从老公身上找到多少吸引她的地方。


  她的老公最大的特点就是沉稳,也正是这一点让许玮在为情所伤时最终选择了他,但同样是因为这一点,生性多情浪漫的许玮,总会觉得生活中缺了些什么。


  毕业后两人迈入了婚姻的殿堂。


  随着婚姻生活的继续,许玮心中的那片空白却并没有愈合,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许玮内心疯狂的渴求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而他的老公所能给予的却只是杯水车薪,平澹如水的生活中一些不满的情绪正悄然弥漫着。


  而许玮的这些不满情绪,又在老公被调往外地海军某部任职后,变成了另外一种更危险的情绪,她迫切的想要从这种死气沉沉的生活中挣脱。


  许玮开始变得不再掩饰自己的美丽,她迫切的渴望着更加有朝气有生气的新生活。


  而市一中发来的聘书,在许玮看来正是她全新生活的开始,所以就在开学的第一天,许玮精心打扮了一番,准备在崭新的生活中活出自己的风采。


  可就在她走入教室,尽情展示自己傲人资本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惊呼,身旁的一个男生竟然蜷缩着趴在桌子上。


  出于人民教师的责任,许玮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弯下腰轻声询问着。


  男生听到她的声音一下子抬起头来,许玮看到的是一张朝气蓬勃的脸庞,只是这阳光帅气的男生脸庞上却带着浓浓的羞涩,眼神直勾勾的望向自己胸前的位置。


  直到这时许玮才注意到衬衫上崩开了一个扣子,两团丰润不知不觉间失去了外衣的防护,美好的春光正肆意倾泻着当天傍晚时分,结束了一天工作的许玮回到自己租住的地方,随意给自己弄了些吃的。


  晚饭过后,许玮一个人独自躺在宽大的浴缸中,一边享受着温水划过肌肤时特有的惬意,一边脑中又忍不住浮现出,白天教室里伍申那张通红局促的面庞。


  想着想着不由得扑哧一笑。


  还是年轻的男孩子可爱啊,只是瞥到自己内衣包裹下的乳房,竟然会露出那样的神情来\\\\\\\许玮心中暗自想着,两只玉手却忍不住从水中轻轻托起自己沉甸甸的双乳轻轻的挤压着,似是在还原当时乳房还在胸罩包裹下的状态。


  「那个男生的名字好像叫做伍申」


  许玮沉吟着从浴缸中站起身来,顺着她身体各处汩汩流下的温润水流,彷佛是一件套在她身上由水晶打造而成的梦幻薄纱。


  而朦胧氤氲的水汽中,许玮完美的胴体则显得愈发晶莹娇嫩。


  不一会儿的功夫,许玮用一条雪白的毛巾将自己身上的水珠擦尽,转身披上一件丝质的浴袍,从浴室中走出款款走向卧室一个人躺在床上,许玮随手从床头柜上拿起小巧的白色苹果笔记本,想要趁着还有些精神,准备修改一下明天上课时要用到的教桉。


  但是也不知道今天是她是怎么了,总感觉心不在焉没办法集中精神,在教桉上做得几处改动,也是越改越不满意。


  慢慢的许玮的思绪越来越乱,终于还是移动鼠标关闭了教学文档,之后鬼使神差般点开了一个隐藏在c盘深处的文件夹。


  随着屏幕一次次闪烁,一些视频文件被许玮找了出来。


  只见许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移动鼠标选中了其中一个视频文件点了下去。瞬间女人婉转的娇吟,男人粗重的喘息,交织在一起形成的复杂信号,顺着耳机幼细的线路一齐钻入许玮的感官,连带着她的呼吸也不由得急促了几分。


  而那只没有掌控鼠标的左手,更是不知在何时悄悄隐没在了紫色的丝质浴袍之下,不断探索着自己身体的奥秘如果此刻有人出现在许玮身边,一定会惊讶于许玮此刻流露出的风情媚态,然而更让人惊讶的却是笔记本屏幕上正在放映的画面。


  画面不断晃动着,画质也说不上清晰,但是从零星闪过的桌椅陈设上,可以很容易的判断出拍摄地点是一间教室。


  教室里一个赤裸着下半身的青年一边喘息着,一边不断用力耸动着腰肢,而在他胯下的则是一个体态曼妙的少女。


  少女披散着头发,彷佛波涛中的一叶扁舟,被身后的青年驾驭着起伏着。


  只见她一只手死死地捂在自己的樱唇上,似是想要封住喉咙深处传出的婉转呻吟,另一只手却直直的伸向前方,最终隐没在视频画面的一角,只漏出大半截修长白皙的玉臂。


  又过了一会儿,视频中青年发出的喘息愈发粗重起来,而少女的呻吟声也开始变得高亢,终于在身后青年的奋力冲刺下,少女不由得仰起头,被身后的情郎推向了那梦寐以求的性福云端。


  发丝飞扬间,曼妙少女的面容也终于完整的出现在视频画面中,即便拍摄画面有些模煳,但还是可以一眼认出,视频中那满面潮红星眸迷离的少女,分明就是刚上大学时的许玮。


  而这段荒唐的视频,正是在当时那位拿下了许玮的风流学长哄诱下,许玮同他在学校的某间教室内拍摄的躺在床上的许玮,痴痴看着视频画面中,那散发着无穷淫糜气息的自己,彷佛又重新回到了那一天那一晚,那个攀上云端的瞬间。


  许久之后,许玮将笔记本电脑缓缓闭合,那段疯狂而又梦幻的时光早已成为了记忆中的一个符号,而她自己也早过了那个披发带花天真烂漫的年华。


  现在的自己就好比是一支开得最盛的鲜花,即便是再怎么芳香醉人艳冠桃李,却也不可避免的一天天走向衰败许玮心中这样想着,眸子里不由得折射出几分黯然,不过随即脑海中就浮现出白天教室里,那个名叫伍申的学生痴痴望向她时露出的神情,心中的阴霾顿时就散去了一些。


  任何女人,尤其是已经成熟的女人,对自己能够吸引异性这件事,无论她嘴上如何的逞强辩解,但是在内心深处却一定是喜欢的、高兴的、满足的。


  在许玮看来,有句话说得很好,男人深情的注视是对女人最好的赞美。


  而美好的赞美是不分年纪的,即便那个赞美来自自己的一个学生想到这儿,似是要确认自己的魅力一般,许玮随手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放回床头柜上,而空下来的双手则开始在丝质浴袍上游走,顺着自己身体曼妙妩媚的曲线一路向下摸去。


  曾经的许玮对于自己的身材可以说是非常的有信心。


  那时的她有着高耸而又饱满的乳房,纤细而又平坦的腰肢,肥嫩而又挺翘的蜜臀,交织在一块儿所形成的致命曲线,足以让任何男性迷失其中即便是现如今她已经嫁为人妇,却也从未放松过对自己身材的追求,每日所坚持的长时间高强度有氧运动,使她曲线始终曼妙并不逊色于几年前。


  隔着丝质浴袍摸索了一阵子,许玮却并没有就此停下探索自身奥秘的步伐,而是索性起身走到床边一人多高的落地镜前。


  一边打量着镜中自己娇媚的容颜,一边用双手轻轻地解开了浴袍的束带。


  丝质的浴袍没有了束带的约束,彷佛一道紫色的瀑布倾泻而下,波浪般滑过许玮娇嫩白皙的肌肤垂落到地面上。


  而许玮那原本被浴袍遮掩的完美胴体,则毫无保留的暴露在落地镜中,彷佛一件由羊脂白玉打造的精美器物。


  此情此景不要说男人受不了,即便是许玮自己,在看到镜中自己那具接近完美的娇躯后,眼神也不由得有些迷离。


  恍然中双手开始游走,一只攀上挺翘的酥胸揉捏起自己丰满的乳房,另一只则顺着纤细光华的腰肢摸到了自己那浑圆挺翘的蜜臀上。


  身为一个女人,如果非要让许玮在自己身上选出最满意的部位,许玮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己那足有3d的丰润乳房。


  可同时她心中也知道,如果让男人来选,更多的人恐怕会倾向于,她那连接着蛮腰和玉腿的完美蜜臀。


  许玮的臀部不但形状完美,可以说又大又圆,更难能可贵的是非常的挺翘,即便是在没有高跟鞋的支撑帮衬,也看不到丝毫下垂的迹象。


  曾经那位和她交往的风流学长,本身可以说是阅女无数。


  那位风流学长却曾经这样评价许玮的身材,那就是许玮硕大肥美的乳房只能让男人沉迷,而她浑圆挺翘的淫臀却可以使男人疯狂。


  这位学长也用事实证明了这个评价,他曾无数次要求许玮给他做臀交,也就是并不把阴茎插入许玮的阴道,而是将阴茎埋入许玮的肥臀中肆意摩擦。


  而每一次许玮答应进行这种臀交时,风流学长都会变得格外的疯狂和兴奋,高潮也比平时来的迅速许多。


  当然了,许玮的阴部同样肥美异常,肉感十足的阴阜彷佛一个白玉凋琢的山包,小巧粉嫩的阴唇彷佛展翅欲飞的粉蝶,而那又紧又热肥嫩无比鲜嫩多汁的阴道更是消魂,任何男人只要插进去,就会觉得置身于天堂。


  「当时自己的大半个乳房,都让那名叫伍申的学生看到了吧,难怪他会露出那样的神情来。」想到这儿,许玮不由得低头看向自己肥美的乳房,显然对自己胸前的柔软嫩滑充满了自信。


  「也不知道那个学生后来怎么样了,他回到家后会不会想象着当时的情景打手枪,他会想着自己的老师意淫吗又或者在心中幻想着老师更加淫荡的样子,然后」想象着自己可能出现在学生脑海中不堪模样,许玮那里竟然慢慢潮湿了起来,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许多。


  忽然间,她转身离开了落地镜,走到床头打开最下面的那个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根又粗又大的人造阴茎,对着自己下面湿漉漉的小肉洞慢慢的插了进去。


  「嗯嗯嗯啊」


  随着一阵阵销魂的呻吟声,在卧室里如水波般荡漾开来,许玮脑海深处的快感,也慢慢的开始被倦意取代,沉沉睡去第二天清晨天色微明,躺在床上的许玮慢慢睁开眼睛。


  随着第一缕晨光射入双眸,感官也从沉睡中慢慢复苏,许玮忽然察觉到下身传来的充实和异样。


  伸手一摸才发现昨晚那根用来自娱的人造阴茎,竟然还大半没入在自己的小穴里。


  俏脸上顿时生出几分羞涩,说起来自从丈夫工作调动后,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正常的性生活了,此时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饱受着煎熬。


  深深叹了一口气后,许玮伸手抓住人造阴茎搂在外面那一端,想要把人造阴茎从自己的阴道中拔出来。


  谁承想经过一夜的缠绵,自己阴道内软弹的阴肉已经变成了完全契合这根人造阴茎的形状,当她向外抽拉人造阴茎时,自己阴道内每一寸软肉都被粗糙的橡胶棍身摩擦着。


  那种麻酥酥的痛让许玮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不过随即这种痛就变成了另外一种痒,慢慢的许玮抓住人造阴茎的那只手,开始不由自主的轻轻抽送起来。


  逐渐的她抽送的动作开始变得越来越狂野,同时另一只手不知何时拨弄揉捏起自己下体那颗美丽的红豆。


  越来越急促的呼吸,越来越潮湿的身体,每当许玮把手中的人造阴茎插入身体时,她都会不由自主的向前挺动腰肢,似乎是要将手中的胶棒插得更深插得更狠,彷佛是要洞穿了自己的身体洞穿自己的灵魂。


  而此时她的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了昨天课堂上,那个名叫伍申的男孩眼神中流露出的对自己的痴迷。


  「不知道那孩子的那个东西究竟有多大,会不会又粗又长呢」自己竟然在渴望着自己学生的下体许玮被自己脑海中突然蹦出的想法吓了一跳。


  然而就在这时,一股电流从甜蜜的花心深处迸发瞬间传遍全身,半透明的液体开始从阴道内喷涌而出,弄湿了身下好大一大片床单。


  她竟然在无意中体验到了第一次潮吹的滋味。


  不知过了多久,那种发自灵魂的颤栗才完全停了下来,此时许玮的下体真可以说是泥泞不堪。


  当许玮慢慢缓过神来,看到那根顺着汁液从自己身体内滑出的人造阴茎时,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


  这一刻她头一次对自己的老公产生了深深的恨意,正是因为对方的狠心离去,才使得自己在女人最好的年纪里虚度光阴,才害得她明明有丈夫却只能靠一根冰冷的棍子,来打发空虚和寂寞。


  嗡的一下,彷佛某种牵绊断了,一个有些疯狂的想法开始在许玮脑海中蔓延,她双眸深处的犹豫渐渐褪去,一丝丝媚意开始在那里汇集。


  终于许玮抬起手,轻轻从自己泥泞湿润的下体上划过,娇嫩白皙的小手顿时沾染上些许粘稠的淫液,牵拉出一条条透明的丝线。


  许玮望着指尖淫液牵扯出的丝线,脸颊开始变得异常红润,也不知偷偷在心里想着些什么。


  只见她樱唇轻启,粉嫩小巧的舌尖探出,竟然对着那指尖上缠绕着的淫液轻轻舔舐了起来。。。。。。。




【完】